六旬农妇为保护庄稼电死3头野猪 被判刑赔偿1500元


从客观上而言,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。美国是联邦制国家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。在疫情暴发之初,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,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,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。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,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、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。

其次,这也和美国早期不重视、防控举措滞后有关。美国很多州直到3月中下旬才开始实施居家隔离政策,要求民众扩大社交距离,但这时候病毒已经蔓延非常广了,感染人数也就非常多。

截至3月29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2396例(含重症病例633例),现有疑似病例168例。累计确诊病例81470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5770例,累计死亡病例3304例,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04190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9235人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630例(含重症病例19例),现有疑似病例165例。累计确诊病例723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93例,累计死亡病例0例。

此外,美国是两党制国家,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,即使是疫情也可能成为他们的斗争武器,双方争执不下,也显然不利于美国疫情防控。即使是近期刚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,前期民主党和共和党也就一些具体条款争执不下。

加拿大军方将派24000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(图源:加通社)

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,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,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。

【海外网3月30日|战疫全时区】据加拿大《国家邮报》报道,加拿大联邦政府3月30日宣布,将动员多达24000名加拿大士兵帮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

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。截图自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官网

袁征指出,美国早期疫情应对迟缓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。主观上而言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和重视度其实是不够的,所以他们直到病例快速上升才采取部分举措。